琵琶行是唐朝白居易被貶為江州司馬時所作,屬於敘事七言古詩,全詩共616字,加上序的話有754字,一般會出現在高中的國文課本上。這首也是筆者滿喜歡的詩,但是網路上不太容易找到乾淨的原文,所以再貼上來保存,方便大家查找,並且分享一下琵琶行的歌曲。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船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顦顇,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顦顇:也作「顦悴」,即「憔悴」。

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迴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綠腰(六么)。

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雲(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汙。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幽咽泉流水下灘。水泉冷澀絃凝絕,」這兩句在中國更常見到「幽咽泉流泉冷澀絃凝絕,」這樣的版本,這兩個版本都可以,不同的意思、意境,前者是更契合「琵琶」這個樂器,後者更契合「間關鶯語花底滑」所描寫的氣候和格律(然而琵琶行是古體詩不需對仗),誰也無法確認白居易當時到底是怎麼寫的。

琵琶行的歌曲

在用古詩詞曲作為歌詞的現代歌當中,筆者最喜歡的就是奇然和沈謐仁版本的琵琶行了。網路上有不知名人士提供琵琶行的樂譜,還蠻好聽的,所以筆者就把它重製並修改其中的段落連接問題。

點我下載樂譜